第61章 第六十一讲(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谷慈站在他面前,右手抬着受伤的左臂,不知该如何开口。c-o-m。

沈清和必然是将楚屹的话当成了责备;他虽然从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但每每与她有关的事,都能让他放下一切的傲慢与孤高。

“……我没事的。”她憋了半天道。

“如果我能早点意识到那里藏着一个人,你就不会受伤了。”

沈清和的语调平缓,却饱含坚毅,不像是自责,反而像是……愤怒。

“那次在船上,我也应该一直呆在你身边。”

没想到他还在对一个月前的事耿耿于怀,谷慈稍稍一愣。她明白他的想法:因为他的疏忽,因为本不该存在的错误,使她面临险境,这对于他而言是一种极大的挫败。

“我不是还好好的嘛。”她粲然一笑,“你再这样我可是要生气的。”

沈清和突然抬眸,“为什么?”

谷慈狡黠一笑:“我分明没什么大事,你却这么愁眉苦脸的,难不成嫌我伤得不够重?”

沈清和闻言,登时收起了方才肃穆的表情,“我没有愁眉苦脸。”

“那你笑一个呀。”

他沉了沉眸子,才意识到好像被带进了什么圈套里,“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余光却看见谷慈已经往回走了。

“还不快回家,我饿了。”

她向他招了招手,倩影融入了夕阳之中,宁和而静谧,美得不可思议。

沈清和不自主地抬起手,随后快步跟上,扶着谷慈的臂膀,嘴角噙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生平第一次如此庆幸,如此感激上苍。

***

回家之后,沈清和坚持要照顾谷慈一宿,拉着她就往自己家走。

先前在江东的船上住一间房是迫不得已,毕竟尚未成亲,谷慈哪里肯,急得红了脸,挣开他就跑回自己家。

沈清和是个执著的人,觉得只要和她呆在一起,住哪里都一样,十分坦然地跟着她进了家门。

谷慈哭笑不得,撵又撵不走,只好让他睡在隔壁的书房。

清晨薄暮暝暝,约是因受伤的缘故,谷慈夜里发了低烧,脑袋有些胀痛,天还未亮便醒了。

她觉得有些口渴,起身想要倒水,却发现茶壶空了,跌跌撞撞地想去厨房倒水,房门却倏地开了。

一抬眸,是沈清和出现在门口,依旧穿着昨日的青白道袍,不像刚刚睡醒。

他看着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手臂和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