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sac罗伯特·高罗威在我们局里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透露了简娜·玛森死亡时的细节。他精心做了编排,验尸官本人亲自来到这里,还有洛杉矶县的行政司法长官,他们都用适当的语气对殒落的美国天皇巨星表示尊敬。电影音乐片协会的几位老前辈——我一直没能记住他们的名字——之一,他虽然已经八十岁了,可仍然留着恶作剧的精灵的发型,朗读了一份声明宣布设立“简娜·玛森控制枪火基金”。新闻界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并且改善了和高罗威的关系。高本人离开发言席时看起来相当满意。

在执法机构官员的幌子下,芭芭娜·苏立文得以出席了葬礼——或者至少她声称可以同保安力量在一起,占据了百威利·希尔长老会教堂前排的有利位置,有清楚的视角。她说是看见肖恩·康耐妮的时候,不过,那里有足够的好莱坞名流在场,可以给各种报纸提供数月的话题。为这个重要的,压倒性的事件,媒介甚至搞了一个抽签仪式以决定到底哪些新闻工作者可获准进入教堂。任何摄影器材均不允许,但是,从过多的“内部”照片——铺满玫瑰的灵柩,哀掉的前任丈夫们包括那位汽车大王、孩子们、孙子们——看来,人们可以得出结论,大量被邀请来的送葬者在他们黑色葬礼包中都备有一架自动卷片机。

“我是一个历史见证人。”她宣称,一面忙着把她的黑灰色外套挂起来,查看电话留言信息,最后是往两个深蓝色、印有fbi盾形徽记的大杯子里倒入她著名的桂皮饮料。

“没有自作聪明的评论?”

在恰当的时候我将告诉她对简娜·玛森的依恋是一种病态,但是我还没有这份精力。我只是摇摇头。

“你怎么啦?”她问。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直觉得自己想要大声喊叫。”

我耸了耸肩。芭芭娜的蓝眼睛充满了关切。

“那是某种创伤。”

“这东西还没能来烦我。”

“噢到我这儿来,看看是谁射中你了?你应该同哈维·麦克金斯谈谈。”

“你又不是第一个提这种建议的人。”

“怎么样?”

“我不需要神经科医生。”

“那是帕蒂·麦考马克在《坏种》里的台词。”

她啜了一口咖啡。我对我那杯没什么兴趣。

“你游过泳吗?”

“没有。”

“至少还可以去游泳。”

“那可太费劲了,会让我下不了床

↑返回顶部↑

目录